Heaven.Y
#伞修##喻黄##陆散#

『正是江南好风景,烟花三月不识君』

00


我试图以一个段子手的身份添补生活里欠缺的幽默。


久而久之,


却好像忘记了如何不带嘲讽地说话。



这种感觉大概可以这样描述。


时光本来想让你做一名如水般温柔沉静的女子,


我却往里面加了火锅底料。


还是麻辣的。



所以啊,


去年三月还能晒着太阳说着“陌上花开缓缓归”说走就走去无锡赏夜樱,


今年却只能在Dissertation、groupwork、exam、project的夹缝中,硬生生挤出几句话,


给这堂皇而逝的青春留个念想。



01


气温一回升总能带动起体内躁...

突然发现官方和cut版我都是热评第一23333
二刷还是觉得第五期好棒w

但是今晚嘉嘉就要被淘汰了不开心
不敢看这一期了嘤嘤嘤

不卑不亢,野蛮生长

其实就是想找个地方嗷嗷嗷喊一嗓子啊!
刚刚看了磊哥的视频日记,那是第七期刚结束的第二天啊!

这两天我一个二十几岁的人气得嗷嗷叫!
你个十六岁的小少年那么云淡风轻地说着自拍杆暖宝宝啊!

还一直说自己从小就会调节自己一点都没事QAQ
笑容也还是暖暖的QAQ
声音也还是那么干净QAQ

想起你一个人pk对面两个比你大那么多的哥哥,还要面对评委黑幕却一直微笑鞠躬…

看完第五期的糖…第六期第七期就要撒刀子了…

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感受到光的力量。
年少的挫折是最棒的财富。

但是…

老!
娘!
心!
疼!

心塞。初空二十九。

大老板不发糖了。
微博吵什么要分手哦。
四冬文卡壳了写不下去了啦。

二次元微博看得人越来越烦。
索性三次元小号当大号刷刷。
然后发现年底了啥事儿都有活着好难。

心情一定和天气有关。
体表温度零的冷冰冰的南方的雨最讨厌了。
感冒拖了一周快好了。
没有借口不努力学习生活了。
只是开学第一周就觉得压力好大。
湿漉漉的心情。

英国下雪了。
美国也在暴风雪。
我一个人,
在国内,没有雪的冬天。

要考证啊。
要练字啊。
要学韩语啊。
要预习啊。
要背单词啊。
要准备pre啊。
要学SQL和VBA啊。
要做的事情那么多,
只有写字和画画很快乐。

然后,写不出,画得丑。
好累啊喵_(:з」∠)_

如果要择一城而终老。
现在是杭州。

北山路的法国梧桐。
西湖的粼粼波光。
船夫轻巧撑起的一脉悠然。
灵隐寺的淡淡佛香。

第一次来杭州,西湖宋城,穿花走过,只是游客。
第二次来杭州,还不知道当时的傻丫头会是以后的BBF。夏日炎热,灯光喷泉和北山夜色仿佛一场梦。
第三次来杭州,却是故友重逢。走在西湖边就有说不完的话,也不执着地点,只要身边走的是对的人。

我们都要幸福。
再见,杭州,有缘再来。

取名网站赛高,然后就是自己喜欢的字拼起来~

另外总喜欢主角的名字和题目一样的我纯属自己找虐型_(:з」∠)_

《此言可鉴》主角是诺言和林夕鉴。

《一笑红颜》主角是林一笑和李宏彦。

……

类似的。。。

好多时候是先想起来名字再有了小说题目和构思(我果然是奇葩么= = )

所以还是写同人最幸福了。。。。

拾荒。神乐7

写下目标予以鞭策。

【谨言】一天最多一条朋友圈,只刷一次二次元微博。
【明理】写学习计划,严格执行。
【拓智】一周一本书,写读书笔记。
【陶然】有自己的世界,发在lofter上。画画每月一次,写随笔,无需别人的眼光和评论,只求自乐。
【慎行】手机不带上床,11点前带宋词上床,8点前起床。
【节律】每周外出进食不超过三次,素食药膳。
【内调】三仁汤和甘露消毒饮喝起来。
【清和】不被过去所困,不因未来而扰。要微笑。

夜雪

总是盼到清明了,不为放假,只为偷得半日闲来码码字看看书望望远山。

谁料放假前一夜居然会下起雪。

下午还和苍说起东北大雪,心灵感应般的,这四月雪竟也能跨过渤海湾。

许是在烟台看的最后一场雪了,我想。


坐车回的家,春雪落地便化,湿漉漉的柏油路像是黑色的水面。倒映着红绿灯和路灯,红色绿色黄色,水淋淋地迤逦重叠着。

这便是现代的夜雪了,水色灯光,说不出的格格不入却水乳交融着。

大自然是最伟大的存在,承载过千万年年历史后,也能和现代科技的产物相得益彰。黑夜灯光,绚烂得让人迷失方向,光怪陆离得让人想要蜷缩身体逃避。

我知道自己快要离开这座城市,连带着,连不会喜欢的也喜欢...

【安·大方·春宴】

【关于安妮宝贝】


其实讨厌自己是个巨蟹。

就像是讨厌那种鄙俗的落后的男权社会,为什么女生一定要温柔似水出的厅堂入得厨房。

偏偏到处都说巨蟹是这种性格。

脑补老牟童鞋说“你们这是打我的脸”的语句……


然后知道安是巨蟹的。

再然后觉得,一个敏感细腻的星座,也不错。

总比风流寡情的射手好得多。


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我不否认。

谁没有个年少轻狂45°仰望天空的时候。

不过,安妮是那种让人忘记,却会不得不记起的人。

当我把小屁孩吓得瞠目结舌说我可能找个女的时,想到的是末路梨花的绝望与浓艳。

当我在五楼发呆幻想去西藏...

1/25
©徐家小翼 | Powered by LOFTER